捍衛老樹的客家媽媽


鄭麗霞 著

  在苗栗大湖鄉,有一片老樹媽媽謝粉玉一手打造的老樹天堂,二十年來,謝粉玉只要知道有哪裡要開路、建造新建設,她都會前往搶救的那些遭到砍伐命運的樹木,並移植到她向銀行貸款五千萬的土地上。老樹媽媽喃喃的說:「我想是上天派我來做這件事的。」

  謝粉玉表示,以前自己只是一個在鄉下經營雜貨店的老闆娘,對於樹木的知識、環保觀念都不太了解,民國72年先生過世後,傷心之餘謝粉玉時常偕同朋友走訪山林接觸大自然,回到台灣發現,台灣人很不尊重樹,因為要開路或要建設就毀掉樹的生命,謝粉玉於是從那時候開始就決心救樹。

  謝粉玉將搶救來的大樹都移植到自己的土地上,當時雖然沒有什麼種植樹木的知識,但她心裡知道,她必須這麼做,樹木移植到她的土地以後,頭三年她一定每天都會替她們澆水,希望透過這樣做能喚起台灣人的環保觀念。

  謝粉玉表示,她已經老了,龐大的負債壓的她喘不過氣,現在土地即將被拍賣,許多對外求援的帳戶也被凍結,她很希望政府能將她的土地徵收後做老樹公園,提供給台灣人做研究或是做戶外教學,這不僅僅是一個公園,還會是一個附有歷史文化並且生動的公園。

  老樹媽媽也希望能成立老樹銀行,提供給學校贊助老樹,也可以做教育。她強調,台灣人不能再愚昧下去了,如果前人種樹,後人可以乘涼,然而,如果前人砍樹呢?再這樣下去,後代子孫該怎麼辦?

●關於謝粉玉


  
謝粉玉的丈夫在二十餘年前去世,留給她一家木材工廠,當時她以賣木材做雜貨生意維生,因為喜歡原木桌,只要有適合的原木材到廠,她一定鋸開做成原木桌,做了數十張木桌,擺不下就拿去送人。七十年代後期,木材生意景氣較差,民國七十九年,有一同業在公館鄉出礦坑附近山區買下一批樹木,其中有多棵樹齡在一百年的大樟樹, 謝粉玉看了後覺得樹很美,砍下來價值低,又很可惜,因此決定要移植,請了幾位園藝家到現場看,園藝家認為樹太大可能種不活,但仍決定試一試。

為了移植這些大樹,她在獅潭鄉買了一塊一千多坪的山坡地,買了地後發現地勢太低不適合種樹,因此又找人合股貸款買了公館鄉的一塊地,為這些老樹建立一個新的家。從此之後到處去收集老樹,並為即將移植的老樹拍照記錄,開始保存老樹的行動。謝粉玉是苗栗大湖出名的樹痴,直到現在還有許多人無法理解她的理念和堅持,從十七年前開始,謝粉玉就憑自己一個人的力量到處籌錢,到處奔波救老樹。


目前她最大的心願是成立一個『老樹公園』,讓人自由的出入欣賞。十七年來林地裡的每一棵樹都有一段故事或一段滄桑,謝粉玉不僅能如數家珍般的訴說,也很願意和許多人一起分享。謝粉玉對樹有自己的概念,對錢則顯得有點一廂情願。她一直相信只要有地,銀行就會貸款,所以她借錢買地,然後用地跟銀行貸款救樹,她原本認為最多十年老樹公園的夢就可以實現。沒想到都快二十年了公園的夢不但沒有實現,貸款利息倒是愈滾愈多。可是謝粉玉就是有這個心要做給人家看,她希望下一代的子子孫孫可以看到幾百年的樹,她要保存起來給子孫欣賞。


謝粉玉說自己跟樹的情感很早就開始了,小時候到山上撿柴火,她光撿掉下來的或者斷掉的枯枝,而不忍心去砍活樹的枝芽。十幾年前有一次到山上買斷木要種香菇,她看到山上因為開路而即將面臨鏟除的老樹時,那種極度不忍的感覺強烈出現,謝粉玉說失去時,才知道捨不得,太可惜了。她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趕快努力完成理想,不要說忙,忙是藉口!不要說自己很忙,只要自己能夠撇開捨掉一些東西,這樣收獲會更多,也因此走上護樹這條不歸路。

由於挖移老樹的工程浩大,她常常為了移樹引起很多糾紛,如近年她曾為了要移植大湖鄉公所後二棵百年大樟樹,以三萬多元標下,但光是移植工錢就花了十二萬元。民國九十年她到出礦坑移植樹木時,不慎勾斷別人的電腦網路線及電線,賠了二萬多元和解,其他大大小小的花費,不勝枚舉。一大堆樹要照顧的謝粉玉經濟來源,就是這一間小小的店鋪。不過店鋪雖然小,卻也是她跟左鄰右舍感情交流的地方。也許是因為個性爽朗熱心,除了救樹這件事贏得人心之外,平常還積極的扮演敦親睦鄰的角色。這幾年來經濟不景氣大家收入減少,謝粉玉就聯合社區裡的媽媽製作客家的米食,為大家開闢另一條財路,因為店裡很多外客他們都會詢問,客家菜包在哪裡買比較好吃,所以有時自己也會做來請客人。

為了安置老樹,謝粉玉不惜向銀行貸款,陸續買了四塊農地,並不辭辛勞到各地移植老樹。謝粉玉總會幫老樹細心包上層層的黑網,再請工人輕輕搬運,不要摔傷樹心,才有機會救活它。在謝粉玉的心中,這些沒人要的流浪老樹都是寶貝,所以不但要想辦法留下來,而且要種在路邊給人欣賞。謝粉玉買的地全都在路邊,種不下又沒錢買地了,只好「借種」在別人的林地上。大樹有情,謝粉玉更是有心,尤其想起大湖綠色隧道兩百一十七棵老樟樹,因拓寬而毀於一夕,至今仍然心痛。

目前就收集的櫸木、樟樹、茄冬樹等已達到百餘棵。種了十七、八年的樹,謝粉玉最後為自己的這塊林地定義為流浪樹公園。謝粉玉說有了這樣的想法她還寫過公文,送到很多政府單位去。有人接到公文當面會讚美她所做的事情,但是公文轉來轉去,轉到最後永遠沒有下文。不過她沒有抱怨,她說也許是自己不夠努力所以才會沒有人注意。唯一的遺憾是,在台灣談環保,做環保的人少之又少。她說台灣除了有一個植樹節之外,其餘的三百六十四天應該都是護樹節,樹跟小孩一樣生下來很容易,照顧它成長很難。有一個植樹節,政府再來推廣一個護樹節,讓台灣全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都可以感覺到護樹的重要,這樣才是為台灣環保真正紮根。

為何她會稱為『老樹媽媽』呢?
  一棵老樹,一般人只認為沒有什麼價值,砍下來只能當木材賣;甚至有些人認為它妨礙了經濟發展!就因為當時很少有人注意到樹和人一樣有生命,而且能持續數十年甚至百年,一棵樹的長成如此不易,卻如此輕易銷毀,砍下來就不能留給後代子子孫孫遮蔭、欣賞。


  然而,謝粉玉憑一己之力,執著來救老樹,有心建立老樹公園,從山上、馬路、住宅區拯救出來,憑著婦道人家微薄的力量,不計辛苦、花費,只為了讓我們的下一代來擁有一些數十年,甚至數百年的老樹,教育孩子知道樹的名字、年齡,從哪而來!保護他、關心他。


  如此保護了數百棵老樹,種在自己的田裡,花費許多錢,買土地來栽種、照顧;為的是紀念樹的生命,不希望讓生意人砍下來,拿去當桌椅。
  
  她還呼籲政府要保護老樹,不要因為妨礙發展之理由銷毀了它,更呼籲我們的社會認養老樹,珍惜它。這就是我所了解的謝粉玉女士。

  由於,她
照顧樹的樣子,就像是在照顧孩子一樣,所以大家都稱呼她為:『老樹媽媽』。



救老樹她傾家蕩產 寫信向總統求救






「老樹媽媽」謝粉玉出示總統府的回函,信中回覆處理保護老樹的方式,讓她讀後既失望卻又帶一絲希望。




「總統大人,請您一定要救我,救救無數大樹,收容老樹的田地將被拍賣,老樹的家不保,我也將無屋可住。」「老樹媽媽」謝粉玉為搶救老樹傾家蕩產,土地與房屋被法院查封,她憂心老樹再受摧殘不保,最近寫信向陳水扁總統求救,為流浪老樹請命。
謝粉玉今年五十七歲,廿多年來奔走全國,專門搶救因開發而面臨砍伐危機的老樹。為讓流浪老樹暫時有棲身之地,謝粉玉抵押幾棟房屋與土地,陸續向銀行與農會貸款五千多萬元,買農地收容老樹或供作搬遷老樹的費用。多年下來,她購入散布苗栗大湖、公館與獅潭合計一甲多的農地,已收容三千多株老樹。
為此,謝粉玉每月須支付超過四十萬元的貸款利息,雖讓她喘不過氣,但勉強可靠收房租、經營超商收入與孩子部分工作所得歸還部分貸款。但她只要獲知何處有老樹將被砍,仍會暫時將還款壓力擺一邊,驅車直奔現場與業者或工程單位溝通,為老樹保命。
謝粉玉表示,上個月她突然興起念頭,決定將家業交予兒子經營,自己專心致力推廣保育老樹。過沒多久,家裡突然陸續接到五、六封法院寄來的查封通知書,銀行與農會以她繳息不正常為由,向法院聲請查封房屋與土地,同時聲請強制執行,每月從她子女薪水中查扣部分所得償還利息。
謝粉玉難過地說,這一、兩年景氣壞到谷底,又受到SARS衝擊,生意一落千丈,讓她無法負擔銀行高額利息,某日法院公務車到她家貼封條,在保守的客家村落引起騷動,左鄰右舍指指點點,而她想到農地要被拍賣,流浪老樹又將不保,雙重壓力下,不禁流淚,連續兩天都吃不下飯。
謝粉玉說,她這輩子從未寫過信,為了老樹,才第一次寫信,而且是寫給總統,因此短短兩、三百字,花她兩個多小時才寫完。上周,謝粉玉接到總統府回函,但結果讓她既失望又帶一絲希望。謝粉玉說,失望的是,總統府針對債務,建議她找免費律師諮詢;帶有一絲希望的是,總統府已將她對保護老樹的請求,轉由農委會負責辦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3年 08月 25日


在這裡提供給希望幫助老樹媽媽的人,
老樹媽媽的郵政劃撥21253575,
聯絡方式:037-995-235、0916-186-371,
傳真:(037) 995-236,
電子郵件:tree_mama@hotmail.com
住址:苗栗大湖鄉大寮村竹高屋一號。


老樹媽媽與「台灣憨嬰仔」的導演劉榮凱

http://www.nownews.com/2009/01/05/11463-2390833.htm

老樹媽媽的部落格

http://mypaper.pchome.com.tw/news/treemama/3/1290513907/20070712011757/

台視台灣憨孩子兩分鐘影音片段
http://www.ttv.com.tw/videocity/m2_1.asp?Flv=4959&Pgm=台灣憨孩子&Page=1&F=1&op=




創作者介紹

朵蕊蜜濕地生態園區

朵蕊蜜濕地生態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